排列五走势图4000期
今天是: 歡迎訪問中共麟游縣紀委網站!
?
當前位置:

首頁 >> 勤廉風采


兩份遺囑 兩袖清風

——追憶財政部原部長吳波生前事

[ 來源:人民日報 | 作者: |  時間:2015-03-31 | 瀏覽:2892次 ]

這位老人,離開工作崗位已經30多年,但從部長到普通工作人員,對他的敬仰之情仍是那么濃烈。

  這位老人,99歲離世至今已有10年,但他對自己身后事的處理卻一直為人稱道,感動著越來越多的人。

  他,就是新中國第五任財政部部長——吳波(見圖。資料照片)。

  一留遺囑:不給后代留私產

  2005225日上午,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第一告別室,走完99年人生歷程的吳波,面容依然如生前那般淡然、和藹、平靜。財政部尊重老人遺愿,沒發通知,可自發送行的人仍排成了長隊,依依不舍。

  辦完喪事當天,吳波的幾個孩子馬上召開家庭會議,秘書和身邊工作人員也在場參加,商量如何落實和辦好父親遺囑的事。

  吳波的這份遺囑,是這樣寫的:

  我參加革命成為一個無產者,從沒有想過購置私產留給后代。因此,我決定不購買財政部分配給我的萬壽路西街甲11號院4號樓11011103兩單元住房。在我和我的老伴邸力過世后,這兩單元住房立即歸還財政部。我的子女他們均已由自己所屬的工作單位購得住房,不得以任何借口繼續占用或承租這兩單元住房,更不能以我的名義向財政部謀取任何利益。

  我去世后后事從簡,不發訃告、不開追悼會,不搞遺體告別,火化后骨灰就地處理不予保留。

  這份遺囑是父親200010月立下的,在他生了一場大病出院以后。吳波的三兒子吳威立回憶說。

  吳波在新中國成立之初進京。擔任財政部副部長、部長期間,40多年來一直住在北京西城區大醬坊胡同的舊平房里。直到他離休后,財政部按政策分給他兩套單元房,他才從年久失修的平房搬進了樓房。后來房改,職工可用較低價格購買單位分配的住房,他卻沒有買。吳波表示:我參加革命成為一個無產者,從沒有想過購置私產留給后代。

  二留遺囑:再向組織表心跡

  按理說,已經立了遺囑,孩子們又都同意,去世后房子交公的事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了,但吳波心里還是不踏實。

  2003年春節的前幾天,吳波又寫了第二份遺囑,這回是直接寫給時任財政部部長項懷誠的:

  懷誠同志:我的后事請按我的遺囑辦理,一切從簡。我在遺囑中要求我的子女不要向財政部伸手,也請部里不要因為我再給他們任何照顧。在我和老伴邸力過世后,我的住房必須立即交還財政部。財政部也不要另外給他們安排、借用或租賃財政部的其它房屋。他們有什么困難,由他們找自己所在的工作單位解決。

  這并不是一份嚴格意義上的遺囑,但老人表達的卻是同一個心愿。與第一份遺囑不同的地方,是吳波特意強調房屋交公后,不要給他的子女另外安排其他房屋,顯然是怕單位在收回房屋時有所變通

  2005220日,吳波平靜地走完了99年人生,他的老伴也已先于他離世。如何實現老人的心愿,就成了子女們召開家庭會議的主要議題。

  很快,一份《交房申請》由吳波的秘書送到了財政部。現任國家稅務總局局長王軍,當時在財政部任部長助理,回憶起當年這一幕仍很動情:接過這份申請感覺沉甸甸的,心中充滿了感動。當初吳老寫給項部長的遺囑,財政部黨組成員都看了,并被吳老的高風亮節深深打動。我們只有按吳老的意愿辦,才是對老領導最大的尊敬。

  在《交房申請》的最后,吳波的子女們還特地寫了一段話:父親交房是個人的意愿,不是國家所提倡的事,因此也不要宣揚。我們兄弟都已買下了本單位分配的住房。代父親上交這兩套住房,是出于子女們對父親的尊重,完成他的遺愿。

  吳波去世3個月后,子女們整理搬走了兩套房內的物品,把房門鑰匙交到財政部,并讓經辦部門出具了收條。此時,位于萬壽路黃金地段的這兩套房,房價已漲到了每平方米四五萬元,200多平方米的房子總價達上千萬元。

  身后遺產只有幾萬元

  吳波在領導崗位工作幾十年,卻沒有大額存款。文革結束后,他將補發的所有工資,一分未留全部交了黨費。平時,他也把自己的大部分收入,用來幫助別人。吳波去世后,孩子們清點了父母留下的遺產:父親的存款是5.1萬元,母親的存款是5.9萬元。除此之外,家里幾乎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。

  對于父母留下的這11萬元如何分配,吳波的四個兒子在仔細商量后作出了安排:給吳波身邊的工作人員小楊3萬元,因為他為父親服務多年付出很多;給二兒子企陽3萬元作為補貼,因為他與父母一起居住,房子交公后需要臨時租房;還三兒子威立裝修房款4萬元。余下的1萬元,用于處理父親喪葬事項,以及交房時搬家費用等。

  11萬元本來就不多,卻被分成了4份用在不同的地方,可見吳波子女們的經濟條件相當一般,這與吳波對他們的嚴格要求不無關系。他鼓勵孩子到艱苦地方工作,不要貪圖京城優越的生活,4個兒子中有三人都在外地安家落戶。直到吳波去世,他的兒孫們都是一般干部和工人農民,沒有一個在求職、上學、升職等事情上,因他是大官而沾光。

  大兒子吳本寧當年支邊去了甘肅,臨行時吳波只送了他一句話:去,就一定要堅持到底,不能回來。就這樣,大兒子在甘肅舟曲縣工作,條件十分艱苦,直到退休也沒有回到北京。吳波的一位老戰友曾想把本寧調到蘭州市,吳波知道后馬上攔住了,說絕不能用自己的影響為孩子謀好處。

  曾在北大荒開拖拉機,后自己考上教師的四兒子吳本立,被學校安排去香港進修,吳波聽說這是有領導對他兒子的特殊關照,就給北大荒領導打電話,把進修名額讓給了其他教師。

  三兒子吳威立曾是國家經委的一個司長,上世紀80年代國家國有資產管理局成立,組織上根據工作需要準備安排他擔任副局長。吳波得知后堅決不同意,理由是自己在財政部工作,兒子就不能再到財政部歸口管理的單位工作,最后硬是否決了組織的決定。

  對孩子們是這樣,吳波對自己則更為嚴苛

  吳波常年住在裂縫掉灰的平房,墻面的部分墻皮已開始脫落。身邊的工作人員楊雷芳回憶說,給吳老從廚房端飯到房間時,曾有好幾次墻皮脫落掉進了飯碗里。但部里每一次提到維修房子的事兒,他總是搖頭。他說:我離休已經不工作了,不能再給國家添麻煩。后來,負責維修的部門把沙子、水泥、石灰等都運來了,他還是不肯。最后還是按照吳波的意見,把墻體的裂縫用水泥補了補,就算修繕過了。

  吳波的秘書王沈京說,吳老幾十年中只穿過兩套中山裝,一套灰色,一套淺灰色。他的睡衣、襯衣都是穿成了毛邊,還是不肯做新的。家里有兩部電話機,平時都放在他的書桌上。晚上睡覺時,他要把那部紅色專線電話放在他的床頭,可家里連一個床頭柜都沒有,只好搬一條方凳子湊合著放上電話。

  客廳里坐了多年的一對沙發,已經打了補丁;一溜半截高的書柜,稍微一挪要散架。但他自己舍不得花錢買新的,更不讓公家給換新的。最后收廢品的都不肯要,對他說:您給我錢,我幫您扔掉。

  他不收禮品,也定下家規要求家人不得收受任何禮品。對送上門的禮品,他和家人客氣地退還,退不了的食品就按價退錢,哪怕一箱水果也不行。拒禮的操守,吳老堅守了一生。

  對身邊工作人員生活和需要幫助的人,吳波總是掛念在心,慷慨解囊。

  吳波住所的前院,曾長期住著為他開車的司機蔡師傅一家。蔡師傅家境困難,吳老時常給他接濟,就連他家的房租、水電費也給代交。蔡師傅的兒子們也都是在吳老身邊長大的,吳老平時對蔡師傅的孩子,也都像對自己的孫子一樣。逢年過節,吳老總是讓他的夫人邸力給工作人員的孩子們買衣服,發壓歲錢

  楊雷芳剛來他身邊工作時,吳波把西屋單獨辟出來給他住,并讓老伴買了件新衣服給小楊,還囑咐小楊有空就要多學習。小楊抽空學了個文秘函授,吳波特別高興,連聲夸獎學習好,學習好

  吳波,這位老共產黨員就這樣一塵不染、兩袖清風地走了。他身后沒有留下多少物質遺產,但是他留下的精神財富卻是一座金山,令后人受益無窮。(記者李麗輝)

排列五走势图4000期 3肖6码期期准免费公开 11选5任选八稳赚方案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拾全天稳定计划 北京pk10技巧走势讲解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排行 真金发4张牌在抢庄的牛牛 黑马计划下载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 重庆时时升降图